涉嫌誤導消費者:彈個車深陷千人維權漩渦 汽車融資租賃“異化”

證券時報 2020-07-08 08:55:55

“我們QQ維權群有兩個,一個2300多人,一個1500多人,而且北京、上海、杭州都有微信維權群,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在一起維權。”彈個車用戶趙焱在上海接受了記者采訪之后即奔赴北京,繼續維權之路。

彈個車,這個大搜車集團于2016年11月推出的汽車融資租賃平臺,憑借著“1成首付,先租后買”的融資租賃模式在幾年時間里實現了快速增長,但近期卻遭遇了此起彼伏的用戶維權:除了前述合計三千多人的維權群外,還有200多名用戶聯名投訴“彈個車平臺涉嫌消費欺詐”,另外,不少用戶將運營彈個車的公司主體以及大搜車旗下相關公司告上了法庭。

彈個車為什么遭遇這么多維權和訴訟?記者深入調查后發現,彈個車的融資租賃模式在運營過程中,有不少細節和流程不同于同行,而正是這些“異化”的點,成為用戶與平臺的矛盾爆發點。此起彼伏的維權、訴訟背后,彈個車以及大搜車集團相關業務的風控能力存疑。

消費陷阱

截至發稿,在裁判文書網上搜索“彈個車”,能搜索出166篇文書;在裁判文書網上搜索“大搜車融資租賃”以及“合同糾紛”,能搜索出148篇文書;搜索“大搜車汽車服務”及“合同糾紛”則有37個文書。

這就是彈個車及大搜車遭遇的現狀。這些訴訟中,不少是彈個車用戶和北京搜車網科技有限公司(大搜車網站由北京搜車網科技有限公司運營管理)、杭州大搜車汽車服務有限公司、浙江大搜車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下稱:大搜車)及相關公司的合同糾紛。其中,不少用戶狀告大搜車隱瞞融資租賃情況,在合同簽約和履行過程中存在欺詐。

根據其中一份判決書中原告李某的表述,在2018年4月,李某通過彈個車天貓旗艦店購買了一輛本田雅閣,廠商指導價23.98萬元,約定方案為“先用12個月,首付4.79萬,月供2398元”;李某在購車一年后,發現自己不是所購車輛所有權人,而是車輛承租人,于是李某狀告大搜車昆明分公司、大搜車公司,請求法院判令自己和兩被告之間的合同無效,并讓兩被告退還已付購車款。

李某稱,自己在事后知曉車輛是出租給了自己而不是出售;此前支付的首付及月供不是購車款,系車輛租金;先用一年買賣合同實際是先租一年的融資租賃合同。李某還稱,在交易過程中,大搜車公司存在欺詐,理由為大搜車公司在銷售過程中故意隱瞞融資租賃產品的法律性質、交易模式、違約風險及成本,并利用虛假廣告讓自己誤以為雙方實際為分期貸款購車的買賣關系。

“低首付誘導誤導消費者進入精心布置的話術里。”是200余名彈個車用戶在聯名投訴狀中投訴彈個車的第一條。這些用戶質疑彈個車平臺在廣告宣傳中存在嚴重誤導消費者的行為,比如,彈個車平臺宣傳的“一成首付彈個車”,聯名投訴狀指出,消費者對于“首付”的普遍理解是發生了購買行為,而不是租賃行為。聯名訴訟狀還稱,用戶在提車前,“彈個車平臺銷售人員只字不提第一年是租車,甚至租的字眼也只字不提。”

根據多份判決書,法院指出,用戶在彈個車天貓旗艦店提交訂單前,需點擊勾選“我已閱讀并同意天貓開新車服務協議、委托代扣服務協議”,點擊后自動跳轉出上述二個協議的具體內容,需點擊同意以上協議,方可提交訂單;點擊“提交訂單”,進行付款,付款成功后會收到天貓短信,顯示已經付款完成首付。完成首付,則意味著《天貓開新車服務協議》生效,該協議中,用戶為車輛承租人。

這一流程是法院判斷“大搜車公司是否存在欺詐以及用戶是否知曉融資租賃背景”的重要依據。在這一點上,手握合同的大搜車公司更占優勢,記者注意到,多份判決書中,彈個車用戶主張大搜車公司存在欺詐的理由,均未獲得法院支持。

對此,部分用戶表示,自己通過彈個車天貓平臺下單買車時,順手勾選了“同意”選項,并未仔細研究自己同意了什么協議,更不會注意協議中關于租車的條款。

彈個車用戶李超強調,自己在“彈個車”天貓旗艦店下單時,并沒有銷售人員提示自己仔細閱讀合同,未向自己說明合同相應條款,更沒有給自己充分的時間仔細閱讀合同文本,甚至對于如何生成的協議,自己也不知情。

綜合而言,用戶一方表示彈個車平臺、大搜車公司隱瞞了融資租賃的事實,導致自己“買車變租車”,自己對協議、違約條款并不知情;彈個車一方則拿著白字黑字的電子合同,用戶和彈個車之間的第一個矛盾點就此爆發。

“在證據層面,你沒有辦法證明自己對這些協議是不知情的,因為這是你自己勾選了同意的。”彈個車用戶張旭總結了這些判決中多數彈個車用戶敗訴的原因,他認為,這也是目前彈個車用戶維權難的一大原因。

爭議不斷

“第一年進入門檻低,第二年過戶則審核嚴格。”是彈個車用戶和平臺之間第二個矛盾爆發點。

“先用一年”,這一流程是彈個車不同于其他汽車融資租賃平臺的特點。記者以購車人身份問詢彈個車銷售人員,對方表示,只要提供支付寶賬戶、有效駕駛證、身份證即可申請購車,記者在手機上勾選了開新車信用評估申請之后(勾選同意授權網商銀行個人信用報告查詢授權書、汽車分期業務綜合授權協議、擔保申請書等),五分鐘內,記者收到了彈個車關于評估通過的短信。

彈個車用戶李超介紹他的經歷稱,他在2018年6月于彈個車天貓旗艦店以“先用12月,首付7.99萬,月供4598元共12期,一年后可選擇退還車輛或尾款購車,尾款購車一次付清30.65萬元(可分期)”的方案下單了一臺福特野馬(Mustang)。按照當時的《天貓開新車服務協議》,一年到期后,李超可以以30.65萬元一次性支付車輛尾款,也可以向大搜車指定貸款機構申請三年36期貸款的方式支付30.65萬元尾款,具體36期月供金額以貸款機構資質審核后評估為準。

但一年后(2019年6月),李超想過戶時卻被告知36期分期付尾款的審核未通過。“一次性買斷根本沒這么多錢;如果選擇退車,需要支付巨額的退車違約金(注:李超的<天貓開新車服務協議>約定如果提前終止需要支付廠商指導價的8%)、違章保證金等費用,并且已支付的款項概不退還。”李超表示,彈個車當時給了另一個方案,即續租一年。

根據續租協議,李超在之后一年里需要每月支付租金11235元;同時,續租協議約定,若李超出現根本違約情況,須額外支付標的車輛廠商指導價10%的費用作為違約金。

根據李超的測算,若選擇一次性買斷,他在這款車上累計將支出44.75萬元;若當時36期分期方案成功通過審核,他需要支出52.35萬元;若續租一年后再通過兩年分期的審核,他累計要支出53.08萬元,而這款車在協議中顯示的廠商指導價為39.98萬元。

在續租期間,2019月10月18日,即李超月度租金逾期18天的情況下,彈個車把他的車收走,并發給李超一份車易拍二手車檢測報告,告知該車被檢測為事故車,按照提前拍賣方案,李超需要支付10.999萬元,這筆費用的算法是扣除了拍賣款之后的尾款、收車費、違章違約金、剩余月租等。這意味著,李超為這輛車一年多的租期,需要累計付出超26萬元的代價。一氣之下,他走上了維權之路。

多位彈個車用戶在前述聯名投訴狀提到,彈個車第一年審核消費者的資質主要是用支付寶、芝麻分等,消費者只要有駕照很快就能通過審核順利提車,但到第二年要辦理分期時,彈個車會用更嚴格的審核程序,部分資質不好的消費者無法通過審核。

一般而言,第二年未通過分期審核的消費者面臨著“一次性買斷、續租一年、退車”的選擇。如前述李超的遭遇,一次性買斷需要大量現金,當時的他無力支付;續租一年的租金則會大漲,并導致總購車款的增加;退車則意味著,在此前的首付款、一年租金及服務費之外,還要支付一大筆違約金。

對于第二年過戶審核由誰來審,什么條件才能獲通過,彈個車在《天貓開新車服務協議》中約定的是:承租人向出租人指定貸款機構申請三年36期貸款的方式支付約定的標的車輛尾款,具體36期月供金額以貸款機構資質審核后評估為準。

而在第二年未過審用戶續租的合同中,彈個車指出:乙方(指承租人)可通過甲方(指大搜車融資租賃公司)或甲方關聯方的協助申請其他融資類產品(包括但不限于融資租賃、消費貸款),以前述產品對應的融資機構發放的融資款項支付標的車輛購車款。乙方能否獲得前述融資款項以及融資額度以融資機構自行評估審核通過為準。若乙方的融資需求審核不通過,乙方應一次性支付標的車輛尾款。

這意味著,在第二年續租之后,彈個車對給用戶提供資金的機構和融資方案有所放寬,其中,消費貸款方式,或許意味著用戶需要支付更高的利息。

彈個車銷售人員告訴記者,關于第二年過戶的分期審核,“一般之前一年沒有逾期的話都能通過”。

但是,彈個車用戶表示,自己并不知道二次審核或續租一年后第三次審核的標準是什么,審核方是誰,為什么部分在4S店購車可以通過金融機構審核的消費者,在彈個車平臺反而未通過。

第一年輕松租車之后,第二年過戶卻未通過分期審核,而彈個車給出的續租方案、退車違約金方案,均意味著預算的增加,這些彈個車用戶現實中遭遇的問題,成為用戶和彈個車平臺之間的另一個矛盾點。

高額違約金

對很多彈個車用戶來說,第二年能夠順利過戶,也不意味著矛盾得到了順利解決。

彈個車用戶趙焱說,雖然彈個車第二年同意給他過戶,但彈個車和他簽的售后回租合同顯示,尾款為融資總額,租賃期數為36期,“也就是說4年都是融資租賃行為,4年還貸的行為都是在租車。”對于后面三年還是“租車”的事實,趙焱表示不認可。

記者和彈個車銷售人員咨詢購車事項時,銷售人員一直強調第二年就可以過戶,是彈個車的一大特點。但實際上,這個過戶的本質是售后回租,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過戶,此類話術給彈個車用戶帶來的預期落差,或是彈個車用戶和平臺之間的另一個矛盾點。

前述聯名投訴狀指出,在大搜車售后回租合同里,大搜車還保留了一元的車輛份額。這意味著,“大搜車還保留著對車輛實際的所有權,并不是戶名在消費者名下,車輛就是消費者的”,“這次因為疫情,有的過完戶的消費者在缺乏資金還不上貸款的情況下,車輛被大搜車開走”。

根據趙焱提供的車輛融資租賃合同(售后回租),承租人未按約支付租金或其他應付款項等15項行為屬于違約。合同約定,若承租人逾期支付任一期租金或其他應付款項的,應向出租人支付滯納金,每日滯納金為當期應付款額乘以萬分之8。合同還顯示,“守約方有權要求違約方支付違約金,違約金按照租賃車輛購置價款的10%計算”。

值得一提的是,記者整理彈個車用戶和平臺之間的訴訟發現,雖然法院在多個訴訟中判大搜車為勝訴,但并不是對大搜車的全部訴求表示支持,多個判例顯示,法院對“10%的車輛購置價”或“10%車輛指導價”的違約金不予支持;其中一個法院在判決書中表示,“協議中約定的違約金計算標準過高,本院依法酌情將違約金調整為1萬元。”

另一方面,多個用戶對于自己租金逾期或其他違約后,彈個車收車并檢測為事故車的做法表示質疑。

“我承認我用車的時候前臉和車屁股撞過,但其他的事故我不認。”李超的車被收走后不久,彈個車給他發了一份車易拍二手車檢測報告,告知該車被檢測為事故車,并告知了提前拍賣方案以及李超所支付的剩下費用。但李超認為,車易拍本身就是大搜車集團旗下的平臺,同是大搜車出的二手車檢測報告,自己并不認可。

資料顯示,車易拍是大搜車集團旗下二手車拍賣產業互聯網平臺,其主體運營公司北京巔峰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姚軍紅,后者同為大搜車創始人兼CEO。

汽車融資租賃模式可以稱為“以租代購”,是一種新型的大額分期購車方式,這一模式在我國興起時間短,且呈現快速增長態勢。在融資租賃模式滲透率不斷增長的過程中,彈個車作為一個已經有一定影響力的汽車融資租賃平臺,突然遭遇了前述這么多訴訟和維權,背后的原因以及彈個車本身的模式異化,值得業內深究。

彈個車維權,誤導消費者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友情合作

内蒙十一选五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