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瀕臨破產”官方回應:此乃謠言

三易生活 2020-07-06 08:45:21

“Airbnb瀕臨破產”這一傳言,日前幾乎成為了這家科技行業獨角獸企業Airbnb頗為頭疼的問題。而這一切,則源于美國CNBC制作人Riley de Leon在Twitter上發布的一段Airbnb聯合創始人兼CEO布萊恩·切斯基接受采訪的視頻。

切斯基在這段視頻中表示,從三月開始旅行幾乎陷入停滯,幾乎有二十五億人被限制出行,花了12年時間打造的Airbnb業務,在4到6周的時間里幾乎失去了這一切。他認為," 好像公司里的一切都崩潰了,我們不得不直面深淵,我們不知道它會不會復蘇,以及什么時候復蘇。"

如果單從這些言語來看,無論是在英文還是中文語境下,切斯基的潛意思自然是Airbnb花費了12年建設的業務已經開始崩塌,Airbnb已經是一只腳已經站在懸崖邊上。在如今眾多行業都處于風雨飄搖之際,如果外界認為執掌Airbnb這艘大船的船長都如此悲觀,后果無疑是不堪設想。

因此在關于Airbnb瀕臨破產的消息快速在互聯網上傳播后,官方的反應也相當迅速,連夜在社交平臺上進行了回應。并且在26日晚間,Airbnb通過官方微博表示,“謝謝大家關心,純屬謠言”,并公布了CEO接受這一采訪的完整發言,稱網絡上引發熱議的內容為“斷章取義”。對于一家已經成為獨角獸的企業來說,信心顯然比黃金更加珍貴,因此這顯然也是Airbnb快速辟謠的關鍵所在。

事實上,切斯基說完了這段讓外界誤會的話之后,還緊接著跟了一句,“我們所認知的旅行概念結束了。這并不意味著旅行玩完了,只是旅行將不是我們曾經認識的那個樣子?,F在沒有人知道旅行的未來會是什么樣”,以及“我認為,旅游業還會回來的,只是需要的時間比我們想象的要長得多,而且情況也會有所不同。”

其實Airbnb瀕臨破產的消息是在新媒體的語境下,信息傳播失真的典型表現。過去,以大眾媒體為中心節點,再加上采編流程中的甄別及審核機制,可以確保信息的真實性。然而在去中心化的自媒體時代,社交網絡讓每一個人都擁有了發聲的渠道,也就意味著都可能成為“傳聲筒”,但信息在互聯網中的高速裂變與震蕩,在一定程度上會造成“謊言重復一千遍就變成真理”般的信息污染,更何況有著水軍與營銷號等存在的情況下,最終也使得許多真實逐漸讓位于流量。

一則斷章取義的消息能夠傳播的如此之廣,固然有社交網絡時代高度發達的信息傳播帶來負外部性之外,更重要的是因為此次疫情這只“黑天鵝”重創了相關行業。由于這一疫情的特性,如今旅游相關產業因為部分國家“禁足令”與“旅行禁令”等政策首當其沖,在健康面前,旅游這種休閑娛樂活動在重要性顯然是要低很多了。

自從世衛組織宣布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以來,短短幾個月就改變了全球旅游市場的面貌,在疫情之下,幾乎所有旅游相關產業都可謂是“無人生還”。今年5月初,世界旅游組織曾預測此次疫情將導致今年國際游客數量減少8.5億至11億人次,全球旅游業損失9100億至1.2萬億美元,并將有1億到1.2億的與其直接相關的就業崗位面臨風險。

以Airbnb為例,來自第三方監測公司AirDNA的數據顯示,其預訂量大幅下降,而在春季受沖擊最為嚴重的中國市場,預訂量則下降了90%之多,緊接著隨著歐美國家也陸續進行相關管制,更是使得Airbnb的全球業務都進入了停滯階段。

為了節約成本度過這個“冬天”,Airbnb在3月份就終止了一切營銷活動并凍結招聘,在4月,從Silver Lake和Sixth Street Partners等投資機構處籌集10億美元的債務和股權融資,但這時其融資的估值就僅為180億美元,遠低于2017年的310億美元。此后,Airbnb方面在5月宣布將裁減約25%的員工,高管在未來6個月內減薪50%,并預計2020年的收入將減少50%以上,將剝離部分資產和投資,聚焦于住宿主業,并且為了安撫作為基本盤的房東群體,還為其設立了2.5億美元的專項基金進行補償。

雖然從5月中旬到6月初,Airbnb的業務短暫迎來了“回光返照”,但這次短暫的復蘇隨著全球疫情的反彈,以及歐美各國逐步放開的管制回到起點,而被迫中斷。并且除了此次疫情的打擊外,有觀點認為,Airbnb其實還有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那就是員工的期權問題。在其創業早期給員工發放的薪酬中就包含了公司期權,員工可以用低價購入公司股票,而后Airbnb又開放了不需要員工花錢購買的受限股,其中部分期權將在今年末失效,因此也就意味著如果Airbnb遲遲不能上市,這批股票將無法兌現。

從目前Airbnb所處的局面來看,說一句“勢如累卵,岌岌可危”顯然并不為過。面對這樣的危局,CEO切斯基其實在CNBC的訪談中給出了一個答案,“接下來,人們的旅行目的地會被重新分配,在成千上萬的社區展開周邊游”。

其實按照國內市場的經驗,無論是五一假期還是端午小長假,周邊游往往會成為首選。而人們的旅游需求在被疫情壓抑之后也需要得到釋放,在出國游與跨地區游難以實現的情況下,發力周邊游或許是能夠解Airbnb燃眉之急的辦法。但問題是相比于傳統的旅游項目來說,短途游的利潤率更低,并且如果長時間被束縛在本地,周邊游的潛力同樣也會很快被挖掘殆盡。

所以目前在許多觀點看來,Airbnb如今或許只能盡人事聽天命,能夠堅持到此次疫情被完全控制住,全球旅游業迎來復蘇的一天,才是解決目前所有這些問題最好的辦法。

中國物聯網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友情合作

内蒙十一选五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