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留住用戶,運營商“放棄”短信收入 群眾并不買賬

北京商報 2020-07-09 08:55:57

為了留住用戶,運營商開始“放棄”短信收入。7月8日北京移動推出了一項優惠活動,只要用戶簽約承諾保持在網24個月,即可每月獲贈500條短信。運營商為何如此慷慨?實際上,受微信等通訊方式影響,目前個人用戶使用短信的數量屈指可數,但同時B端企業的短信驗證、營銷短信等需求逐漸增加。但推銷短信已經陷入了“人人喊打”的境地,此外,即將啟動商用的5G消息也給運營商短信業務的前景增添了更多變數。

微信截圖_20200709012851

綁定用戶

北京移動的廣告顯示,只要用戶簽約承諾保持中國移動在網24個月,即可每月獲贈500條短信,按照每條短信0.1元的價格來看,中國移動相當于每月贈送了用戶價值50元的權益。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北京移動此次推出的活動在國內電信市場中并不罕見。此前,其他運營商也推出過類似活動,但贈送的權益主要是國內流量、語音時長,要求用戶承諾的在網時間一般為6個月或12個月。

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表示,相對于贈送流量、語音權益,運營商贈送短信所需付出的成本較低,因為本網用戶發短信給本網用戶沒有結算成本,而且大多數用戶發送短信的數量也寥寥無幾。

對于北京移動而言,吸引用戶簽署承諾在網的協議,能加強對用戶的綁定,避免用戶流失。根據協議,參加免費送短信活動后,協議期內用戶原則上不得辦理轉戶、合戶、分戶、銷戶等業務,如果用戶想提前解約,需要到營業廳辦理,同時繳納違約金,違約金額為自合約生效月起每月1元。

近兩年來,隨著移動用戶總規模日漸觸頂,國內電信市場已邁入存量競爭時代,三大運營商均面臨用戶流失的壓力。根據中國移動的月度運營數據,今年前5個月,中國移動的移動用戶數累計凈流失329.8萬戶。

不過,依靠贈送短信綁定用戶,未必是明智之舉,“首先,免費短信對用戶的吸引力有限。而且,如果運營商工作人員在引導用戶簽約時,沒有向用戶明示‘承諾在網24個月’這個限制規定,用戶后續可能會覺得自己受騙,進而投訴運營商”。付亮說。

家住豐臺區的謝先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雖然可以獲贈短信,但他仍然在猶豫是否參加北京移動該活動,一方面,自己日常并沒有多少發短信的需求;另一方面,自己未來一旦想轉網或者銷戶,還可能會產生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企業需求大增

每月500條短信遠超出大多數用戶的需求,意味著北京移動很難再從參加活動的用戶手中獲得短信收入。作為運營商的北京移動如此“慷慨”,是因為短信業務收入已經無足輕重了嗎?

事實并非如此。從財報來看,中國移動的短信業務收入仍然相當可觀。2019年,中國移動短彩信業務收入為286億元,相當于有線寬帶業務收入的四成。今年一季度,中國移動的短信業務量同比大幅增長45.4%。

在業內人士看來,運營商“慷慨”贈送短信的真實原因與短信市場的發展狀況密切相關。2012年,國內用戶共發送9000億條短信,創歷史新高。但隨著3G、4G時代來臨,國內短信業務市場開始走入低迷。2013-2017年,國內短信業務量持續下跌。轉折出現在2018年。當年,全國移動短信業務量同比增長14%,收入增長9%。2019年,全國移動短信業務量同比增長37.5%,回暖勢頭更加明顯。

工信部方面認為,短信業務量之所以能夠止跌轉升,是因為服務登錄和身份認證等應用的帶動。在服務登錄和身份認證等服務持續普及帶動下,企業短信業務量展現出了大幅提升的態勢。

資深電信分析師馬繼華表示,來自點對點個人用戶的短信收入對運營商而言已微乎其微了,現在運營商的短信收入主要依靠企業用戶。在很多企業的日常經營中,短信已經成為一種硬性支出。

針對與企業用戶在短信業務上的合作方式與資費規定,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中國移動相關負責人,但截至發稿,尚未獲得回復。

據了解,在注重安全和及時性的出行服務上,短信可以確保在大多數網絡狀況下都能通知到司乘雙方。以互聯網出行平臺滴滴為例,滴滴CEO程維曾在公司月度全員會上提及,滴滴在2018年僅短信費用一項就花費了接近9億元。

傳統短信的末路?

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將短信用于業務推廣、廣告宣傳等營銷目的,短信業務更趨向于商業屬性。然而,不少企業發送的短信營銷效果并不好,甚至會引發用戶的反感乃至投訴。

工信部發布的報告顯示,2019年,12321舉報受理中心受理用戶關于垃圾短信的投訴連續4個季度突破10萬件,其中二季度的投訴量接近25萬件,垃圾短信主要涉及貸款理財、零售業推銷等內容,其中房地產企業和證券保險公司發布的營銷短信最容易被用戶視為垃圾短信。

近一年來,在工信部等主管部門的督導下,三大運營商紛紛上線或完善了攔截騷擾電話和垃圾信息的免費服務。今年一季度,12321舉報受理中心受理用戶關于垃圾短信的投訴下降至5.82萬件,環比下降43.4%。

營銷短信面臨的質疑之聲和監管壓力,是否會降低企業使用短信的積極性,進而影響運營商的短信業務收入呢?馬繼華表示,在企業發布的短信中,營銷短信占比已比較小了,企業現在發送的短信最主要是各種驗證碼和通知短信,這一塊的短信收入比較穩定,最近連續多個季度一直在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運營商可以從企業用戶手中獲得穩定增長的短信收入,但在5G消息業務即將商用化落地的背景下,傳統短信的前景仍充滿了變數。

在馬繼華看來,5G消息全面落地后,傳統的短信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用戶發送信息的需求會直接通過5G消息來實現。但他也表示,傳統短信短期內不會很快消亡,5G消息需要比較長的一個推廣期,運營商的互聯互通、5G網絡的建設、5G手機的普及,都需要一個過程。

據了解,商用落地后,5G消息即可實現傳統短信的功能,相當于傳統短信被整合進入到5G消息中。不過,5G消息是像傳統短信一樣按條數收費,還是按照流量收費,尚不得而知。

付亮稱,目前運營商在5G消息上的運營模式還沒有確定下來。不僅“如何從5G消息服務上賺錢”是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甚至“如何推廣5G消息”也將是一個挑戰。此前,支付寶、微信支付的推廣都經歷了一個“燒錢”的過程,為吸引商家使用,5G消息的推廣過程也需要大量的資金補貼。

運營商,攜號轉網,短信免費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友情合作

内蒙十一选五app官方下载